I am inside.

【K】【宗伏/礼猿】Conceive(中)

伏见捂着肚子站了起来,同时竟然产生无法抑制的晕眩,一切都好像在旋转,而他无可奈何。

“哈哈”他低低地笑了出来,右手撑住低着的额头,浑身颤抖。

他在害怕。

一瞬间,他竟然在害怕。

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伏见咧开嘴笑得扭曲,蓝色的眼睛被狂躁浸满,那么拿掉就好了。

 

 

下雪了啊——等在门外的淡岛看了眼窗外默默地想道。

 

 

伏见推开医务处的门,里面是一个中年医生。

“伏见君,真是少见呢,你哪里不舒服?”医生很温柔地笑了笑。

伏见一言不发地卸下刀丢在一边然后开始解扣子。

“啊,这,这是做什么?”医生有些慌乱地想阻止他的动作,却被伏见纤细的手握住了,那手腕纤细冰冷得像阳光下的冰,却比钢铁更坚硬。

“X光。”伏见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比死水更加平静。

“什么?”

“给我做X光。”说着脱掉外袍丢在一边。

“不,那个是以前的做法,而且对人体伤害很大,特别是干细胞,所以现在我们……”

好像听到什么可笑的东西,伏见轻哼了一声。

“伤害?”他语调中带着笑意“为什么不多来一点呢?”

 

 

时间一点点过去,录像却只播放了5分之一。

男人转头看了眼旁边认真的人。

画面上红色的光线让他的脸显得恐怖万分,但是这跟充满了暗室的少年绝望的嘶叫比起来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可爱的。

“从被送过来到最后,他的情况不断恶化,但是如果让我试试或许还有救。”

没有理会他自负的假设:“没有尝试药物控制?”

“呵”男人笑了声,“如果有效的话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都是冒险你们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你的前科让人无法信服。”

男人无奈地笑了下,“好吧好吧,虽然之前的那个孩子分裂除了2个人格但是至少他平安地活了下来。”

这时的画面正好印在宗像礼司的微侧的镜面上——

 

 

即使伏见执意要求,医生也没有顺从。

“你毕竟是个孩子,”用新设备检查之后的大叔脸色依旧不好看,他一边摆弄设备一边难得的有些严厉地教训他:“现在的任性会给自己的未来还有别人带来多大的麻烦你知道吗?”

“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是我已经……”

“你的这里”大叔转过来点了点他的心脏部位,“还是那么年轻,以至于将危险视作等闲,而错把细末当做世界。我不想说等你真正长大就会发现,现在的自己多么的幼稚,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晚了。”

看着眼前完全进入长辈mode的医生有些无奈,伏见整了整衣领,明显不想就此再和大叔纠缠下去,“结果,现在能拿了吗?

正在这时旁边的机器发出嘀嘀的声音,屏幕上显示了详尽的分析结果。

是的,太过详尽以至于他这样一个外行人都能毫不费力地看懂。

“骨头,器官都没有问题,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我看你精神很差,要不要……”

伏见挂剑的手僵硬了一瞬,医生后面的话像消音了一样,他摸上了肚子。

如果这种感觉是真的,如果生理上来看他并没有该死的“有病”,如果那段记忆真的被室长重置……

“啧。”他转身就向外走去,衣摆甩出霸气的一道弧线。

隶属于S4的心理机构,即使只去过一次,他也是知道的。

 

 

 

画面中的男人,不,或许从他仍未发育至雄性巅峰的身体来看应该定义为少年,脸颊满是泪水,眼神空洞,除了间歇性的大吼他还试图挣脱绑在他身上的绳索,蓝色的火焰一次又一次地爆起又熄灭,如果这一次他仍然成功的话,那么他的身上几乎可以看见骨头的伤口就会成倍增加。

男人叹了口气,“即使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巢’具体发动异能的方式——毕竟唯一接触的人员已经神志不清了——但是拖他的福,”侧头看了眼屏幕“大致可以推测他的能力类型,后面你们也是靠着这个抓住他的吧?”

宗像礼司默不作声地看着。

“你别这样,”男人无奈地耙了耙头发,“你那个副长不是也下令紧急处理了吗?即使现在的状况挺糟,毕竟也不是没有挽救的可能。”

宗像礼司转头看了眼他,“走吧。”

“诶?”

“到‘巢’在的地方去”回头看了眼男人,面色冰冷残酷“还是说你有别的建议?”

 

 

伏见跟秋山说一声后就走了。

他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插手。坐在计程车内看着外面渐渐飘起的雪,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室长。”终于等到他们两个的淡岛松了口气。

“走吧。”宗像整了整领口。

“是。”

“每次去那里都能让我做噩梦”穿起外套的男人揉了揉鼻子。

宗像根本没有理会他,只是直直向外面走去。

 

 

在靠近森林的地方停了下来,伏见开始发力向小路奔去。

 

 

扫掉玻璃上的雪,男人搓了搓手坐进了车里,转头对后面两个人抱怨:“你们真是两个大爷。”

 

 

轻轻喘了口气,伏见在大门前站定,认证身份之后请求通话。

“抱歉,越前主任刚走。”

可恶。

一拳捶在墙上,伏见不甘地啧了声转身发动能力。

蓝色的火焰将他吞噬。

 

 

车终于发动了发出轰隆的声音。

“真的不带上你的小火马?”男人或者说越前主任戏谑地问坐在后座的男人。

“他可不是食草动物。”宗像推了推眼镜。

男人正准备说下去就被打断了。

“室长,关于伏见的——”

“越前。”

“是——”拖出滑稽的长音,男人一边将车拐入高速一边做起报告“据目前了解到的信息:11月5日S4成员伏见猿比古、黑泽樱乃奉命逮捕斯特林‘巢’,最晚于7日遇害。当时黑泽已经昏迷,伏见的情况我想你们室长已经有数。醒来之后黑泽已经失去当时的记忆,而伏见的情况在数小时之内迅速恶化,接近自我意识崩溃的边缘。由当时暂代室长之职的S4淡岛副长下令对伏见猿比古的记忆经行重塑,当然被顺带修正的还有黑泽樱乃。”说着瞥了眼冷淡至极的女人耸了耸肩“对她不顾心理研究所主任越前智之的警告做出鲁莽决定的行为以及无法挽救的后果我表示很抱歉。”

“……”淡岛抿了抿唇,但是什么也没说。

“越前,”宗像敲了敲扶手,“不需要的话不用说。”

“了解”打开车灯,照亮因为变大的雪和暗下来的天空而更加难以认清的路,“记忆重塑的过程我想宗像你也参加了吧?”

宗像点了点头。

“呵呵,真是有趣。”低低地笑了几声他继续说:“然后就是现在,他的情况复发了,或者说‘孵化’了。”

“‘孵化’的意思是?”淡岛捏紧了拳头。

“如果‘疯人院’那帮人透露的没有错,伏见被那个叫‘巢’的斯特林下了种子。”

“种子?”

“深藏在潜意识里的炸弹,”越前笑了笑“完全不会被察觉的东西。因为你自己会否认它,根本进入不了意识,所以永远不会被你察觉,即使被旁人提出你也会觉得荒谬——对你而言,‘它是不存在的’跟‘地球是圆的一样’是‘真理’。”

淡岛沉默了。

“我猜测,仅仅是猜测。宗像巧合的调离、对于‘巢’的严重信息失误还有伏见小朋友的‘怀孕’有预谋的”越前的眼睛与宗像的对上,刀锋一样锐利“至于是为了什么就不是我等小民可以揣度的了。”说着扯了扯嘴角,无比嘲讽。

宗像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

“疯人院是?”淡岛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一个组织。

“对他们的称呼。”停下车越前指了指前面的山体“世界道德研究协会,”笑得露出了虎牙,“都是一群疯子。”


2012-12-12
 
评论
热度(7)
© | Powered by LOFTER